本文轉載自2022/01/17 [email protected]天下 https://csr.cw.com.tw/article/42355

安全用藥怎麼教?藥商 ╳ 玩轉學校讓學童自己開「對症下藥高峰會」互動學習

安全用藥怎麼教?藥商 ╳ 玩轉學校讓學童自己開「對症下藥高峰會」互動學習

台灣安斯泰來和社企組織玩轉學校前進校園,帶領小朋友一起參與用藥安全教育。

圖片來源/姚巧梅攝

濫用藥物、藥品回收,專業門檻很高的用藥知識可以怎麼教?透過議題式遊戲的「對症下藥高峰會」,讓學童自己分組、討論,更能習得安全用藥的觀念。

初冬的早晨。天空烏雲密佈,細雨飄飛,微寒。和室外的氣溫相比,內湖麗湖國小LGI資優班的教室裡,卻熱氣騰騰。原來,有約20名中高年級的學童正在召開「對症下藥高峰會」。

「對症下藥高峰會」是一個透過議題式遊戲,教育學童安全用藥觀念的活動。主辦單位是日商台灣安斯泰來製藥公司(Astellas)和社企組織玩轉學校。安斯泰來甫上任的日籍總經理中根英仁也在場。只見他上著灰色T恤、下著牛仔褲,一派輕鬆。

 

中根英仁傾聽同事說明小朋友們的學習情況。圖片來源/姚巧梅攝

為宣導正確的用藥知識,台灣安斯泰來在偏鄉小學已數度舉辦類似活動。2021年,該公司三度獲經濟部中小企業處頒發Buying Power服務採購獎,正因為與玩轉學校通力合作。前兩次獲獎是2018年和2019年。2018年是契作有機藍鵲茶,並致力參與藍鵲茶園淨化溪水水質工程;2019年是與喜憨兒合作偏鄉送餐。。

遊戲+教育,對症下藥高峰會讓學童自己討論、溝通

「公司所辦的公益活動中,用藥教育是我們著力的領域。身為製藥公司,這也是我們的社會責任,」台灣安斯泰來商業企劃暨管理部部長鄭永琪表示。他擁有藥師資格,對症下藥高峰會的授課文本,由他和同事指導並與玩轉學校共同設計。

為提升學童多元的認知力與思考力, 議題設計成三大項:濫用藥物的危機、生活中用藥知識和藥品回收。

遊戲先把近20名學童分成五個組織,包括富仁國,實油國、裙島國、雨霖國、世界醫療組織。各組織都有自己的領袖和民眾,透過領袖與民眾、各組織之間的縱橫向溝通,達成最終的結論。

以濫用藥物危機議題為例,起因是富仁國的知名演員喬治亞尼因長年服用安眠藥浦雷脈致死,死因是肝衰竭。  

在玩轉學校教師帶領下,各組織討論這個用藥致死的案例並試圖理出結論。過程中,各組織先申述各自的立場,例如富仁國認為,喬治亞尼的死因癥結在於來源不明的偽劣藥,實油國則主張是誇大療效所致;群島國留意到藥物浪費的實情,雨霖國則著眼藥物回收的重要性。世界醫療組織則坦承:這是10年前展開的「全民健康吃到飽」惹的禍。

追根究底,「危機之所以發生,主因是因為民眾普遍缺乏正確的藥物使用知識」。

 

和社會企業「玩轉學校」,在麗湖國小進行用藥安全教育。圖片來源/姚巧梅攝

實際生活中,要如何落實用藥的知識?

領袖與民眾們知無不言,盡情溝通、熱烈激辯。針對藥物的作用、資訊、成分、用途、用法用量、類別、不適應者、禁忌等交換意見。

熱鬧哄哄的教室裡,學童們認真地投入、努力地扮演自己的角色,或撓腦思考或振筆疾書或舉手提問,這時感覺室內的溫度又驟升了不少。最後,理出的方案是「購藥前應注意藥物資訊」、「遵守服用指示」、「拒絕購買不明來源的藥」、「透過正確的方式丟棄藥物」等。

「要讓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就需要進入生活,也要樂於把討論的結果帶回和家人分享。」鄭永琪在旁說明:「透過醫療幫助別人,是一件值得做的事。」他和幾名同事當天都出席了活動。

同事莊恒婷是他的得力助手,是商業企劃暨管理部的企業傳播經理,兩人基於共同理念,負責企劃公司的公益活動多年,合作無間。

莊恒婷說:「公司一年有三天志工假。剛開始時,同事多持觀望態度。但後來被參與的同事感染了,後來也紛紛加入了。」

 

策劃CSR活動的靈魂人物:商業企劃暨管理部鄭永琪(左)、企業傳播經理莊恒婷。圖片來源/姚巧梅攝

Changing Tomorrow

台灣安斯泰來的門前寫著「Changing Tomorrow」,和總公司標榜「改變明天」,一樣地自信明朗。安斯泰來的英文名稱是Astellas,由拉丁文的「星星」stella、希臘文aster和英文stellar組成,有「前瞻、胸懷大志」和「照亮明天」的含意。

日本總公司矗立在東京知名的藥街日本橋,是一棟綠建築。採用高效能的空調系統、LED感應燈,較一般辦公大樓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少40%。除了積極響應節能減碳,在勞工標準和公司治理上也表現出色。該公司2020年連續第9年入選FTSE4Good Index Series(富時社會責任指數)。

總公司以身作則,引領海外分公司效法節能減碳,關心公益熱度不降。

歷年來,台灣安斯泰來的員工及其眷屬常在總經理帶領下,在假日外出各地植樹護林或認養茶園;與喜憨兒基金會合作,赴烘焙工場當志工;舉辦「送愛到偏鄉」活動,關懷當地學童,宣導衛生教育,並長年捐贈白米幫助弱勢家庭。

 

2019年安斯泰來員工在Astellas Day一起參與清水區海岸保安林種樹活動,希望能藉此補強揚塵防治、豐富海岸線的生態多樣性。圖片來源/台灣安斯泰提供

該公司內部也積極推動環境保護活動。例如獎勵員工從事環境保護,鼓勵同事使用免洗餐具,以矽密袋取代塑膠袋,外食或購物時自備購物袋,外出活動則自備便當等。

其中,最不為人知卻影響台灣社會深遠的是在資助醫學教育上不遺餘力。30年來,「財團法人台灣安斯泰來醫學研究發展基金會」,已贊助300名醫師、藥師、相關機構和科系的學子們,赴日短期研習進修。其中,不乏目前醫療界頭角崢嶸者。

傾聽台灣社會與醫療界的聲音

「對製藥公司來說,患者的需求永遠是第一優先。同樣地,當地社會的需求也不能漠視,」中根英仁強調。這位50出頭的日籍總經理到任不滿一年,他雄心壯志地表示,將偕同公司夥伴「側耳傾聽台灣社會與醫療界的聲音」,貫徹Changing Tomorrow的理念。

一般說來,外商企業總經理任期不長,持續投入公益者並不多。但安斯泰來早在30年前就著眼栽培在地人才,共享利益。

觀察該公司公開網頁,和相對較重視銷售的外商,安斯泰來的經營策略顯得更全面,對於在台灣發展研發也寄予厚望。透過財團法人醫藥品查驗中心(CDE)的台灣藥物臨床試驗資訊網即可得知該公司委託做臨床實驗的資訊。

中根分析,台灣生技業界的著眼點很獨特。不僅具備大數據、AI的尖端技術,ICT產業尤為強項。「在研發方面,台灣想出有趣的概念是假以時日的事。不過,台灣創新的潛力不能只從我的視點來看,也需要經得起國際評價,」他語重心長地表示。

創新科學向來是安斯泰來的強項。日本總公司的事業重點目前放在「領域驅動基因」、「癌症免疫治療」、「再生醫療」和「腺粒體生物學」等新領域,備受業界矚目。2021年投入研發的費用是2000億日圓(約480億台幣),並積極因應數位化轉型。

在少子、高齡化的世界潮流下,及早將觸角延伸至大健康產業。至2030年止,日本的健康照護服務(Healthcare Services ,含預防、診斷·監控、醫療與新藥開發)規模預計達525兆日圓(約126兆台幣)。

安斯泰來2021年營業額1.2兆日圓(約2900億台幣),在日本暫居第三(僅次於武田藥品工業和大塚HD)。但在2021年以前,始終亦步亦趨緊跟老舖武田製藥(240年歷史)之後,曾因純利潤兩度(2016年和2019年)超越武田,顛覆百年老店不敗的神話,而為業界津津樂道,是日本製藥一哥武田敬畏的對手。

夢想,是行動的種子

中根出身日本的國際港都長崎,靈敏地感知外在的環境瞬息變化,加上多年從事商業行銷與市場策略,養成嗅覺靈敏、行事敏捷的風格。週日發mail給他,他也迅即回覆,不拖延。「總經理都不休息的嗎?」問他。他笑而不答。

中根在大學讀的是理科,畢業後原在跨國藥廠羅氏(簡稱Roche)的子公司日本中外製藥工作,後轉戰日本公司安斯泰來。為何從外資企業轉到本國企業?「因為想從事全球化事業,」他毫不遲疑地回答。

 

台灣安斯泰來總經理中根英仁。圖片來源/姚巧梅攝

轉職,是基於清晰的夢想

在中外製藥任職時,中根負責行銷臟器移植時併用的免疫抑制劑。而這個抑制劑在當時被全球大量使用,研發者是日本的藤澤製藥。獲知實情後,他當下決定加入頂尖的行列、立意挑戰更高的難度。藤澤製藥是安斯泰來的前身。安斯泰來於2005年由藤澤與山之內兩家公司合併成立。

面對挑戰與變革毫無懼色。中根加入安斯泰來後隨即受到重用,先後被派遣至美國、亞洲、大洋洲和歐洲等國擔綱。

以行動力挺公益

2021年4月被派遣到台灣,「台灣的市場健全、健保制度良好、和日本關係友好,國家風險低,」中根維持正面思考,但也不掉以輕心。

他清楚地知道,隨科技發展愈演愈烈,各行業的外部環境已發生激變。以台灣為例,像醫療制度IT化、患者的發言力提高、面臨前所未有的少子、高齡化等都是。

「為避免故步自封,我常告訴幹部們不能拘泥過去的經驗,一定要開放胸襟,拉長耳傾聽外界的聲音、積極面對變化。選擇值得做的事去做,一心懸念患者和社會。」

台灣安斯泰來社風開放,人事治理仿效總公司,例如每週下午四點鐘下班;中根自己一週會選一天在家上班,利用視訊和幹部交流。

中根身材精瘦、神采奕奕。熱愛戶外運動的他,臉上的膚色曬得比手掌黝黑,偏好跑步和打籃球。他全程4小時參與「對症下藥高峰會議」;耐心地傾聽並觀察學童們與教師的互動;時而側身用英文詢問同事。

以行動力挺公益,結合耐力、傾聽、好問,成了他履台衝刺前的起跑式。